话剧舞台上如何表现这种细微的变化就是个挑战,他相信这部戏会让观众感觉

图片 1

  扮演迷糊的班赞、扮演如意的李小萌和扮演表姨的梁丹妮在戏里也要跟随音乐一起跳起广场舞。演员们还将理发的过程都融合到舞蹈中,这段舞蹈被剧组戏称为“剪刀舞”。这段戏是为了剧中人物表姨设定的场景,扮演表姨的梁丹妮介绍说,“本来剧中设定表姨这位退休的大姐是要唱大鼓,我一琢磨,既然要表现老百姓的生活,咱就找一种时下大家最喜闻乐见的形式,于是建议导演改成跳广场舞。后来又听说现在有一首叫《小苹果》的曲子特别流行,于是出现了剧中的一幕。别看我的舞蹈就这么一段,但是我每天在家都练功,再加上之前的民族舞和芭蕾舞功底,这次这段舞跳出来不能让大家笑话”。排练时,任鸣还亲自带领大家练习。

——任 鸣

  除了人艺方面派出的一众实力派,原中国青年艺术剧院院长、著名表演艺术家石维坚此番也作为“外援”加盟《理发馆》,而与他演对手戏的是近年来回归舞台,先后出演过《北街南院》《原野》和《甲子园》的老艺术家吕中。“社会发展的车轮滚滚向前,但人们对爱和真情的渴望永远不会改变。戏里的小小理发馆虽然远离时尚和喧嚣,但穿梭于其中的人,却是爱与真情的化身。用一句话来总结《理发馆》的主题,就是‘人间自有真情在’。”吕中表示。据任鸣介绍,为了照顾两位老艺术家的身体,确保排练、演出的顺利进行,人艺专门为他们配备了服务小组。“在这方面,我们不敢掉以轻心,采取了足球战术:一对一盯人。”任鸣笑言。

原创大戏《理发馆》再登首都剧场

时间:2015年05月2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 悦

图片 1

《理发馆》剧照

  5月22日至31日,北京人艺原创大戏《理发馆》又将登陆首都剧场,这部由宋凤仪、李卫编剧,任鸣、王鹏执导的作品此番迎来第二轮的演出。作为去年人艺的原创大戏,这部充满温情的作品给人一种温暖的力量,再度展示了现实主义的生命力。纵观这部戏的阵容,班赞、王雷、李小萌、孙茜等一众北京人艺年轻演员成为主力。

  班赞:来自生活的幽默最动人

  理发馆老板迷糊,可谓是这部戏里的灵魂人物,而其扮演者班赞则是近年来北京人艺舞台上迅速成长起的青年演员。从经典作品《茶馆》里的黄胖子到新创剧目《我们的荆轲》里的狗屠,班赞的表演总是能带给人惊喜。担纲男主角,班赞压力不小,“这是一部现实主义的戏,所以特别要求表演的火候儿,要把真实的生活体验放进来,观众才会相信。我觉得这个人物身上有特别诙谐幽默的地儿,能让观众一笑,可是我们不是去胳肢观众。就是那种来自生活的幽默,才能让观众看完之后感到轻松愉悦。”经过了一轮演出,班赞对于人物塑造已经驾轻就熟,用自己的经验加上创造性,他相信这部戏会让观众感觉“好吃还有营养”。

  王雷:让“光明”成为走夜路的明眼人

  剧中除了理发店老板迷糊,还有一位贯穿全剧的人物——不放弃理想的盲人歌手光明,其扮演者就是王雷。走出电视剧《平凡的世界》,舞台上的王雷也开始了另一段“平凡之路”。他坦言饰演一位盲人,最难的是要“像”,“在大剧场里,观众的眼睛是看不到他的眼睛的,塑造人物主要靠形体,所有手势、步态都要非常精准。让观众相信他是盲人,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走夜路的明眼人’。”王雷说。为了演好盲人歌手,王雷用两个月时间学习吉他,最终在舞台上实现了盲弹。“演出后,我也喜欢上了这一乐器,基本上空闲时去哪都带着它,这一年多来,自己写了十几首歌,我觉得离着光明这个角色更近了,如果说上一轮演出我还在演出与弹唱间寻找一种自如的方式,那这次我可以轻松应对,而把大量精力放到我的台词上,让自己的台词更扎实。”

  李小萌:年轻演员身上也有功底

  作为“外援”加盟《理发馆》的李小萌说她的收获来自于跟艺术家们一起排练,能够有更多学习和体会的机会。“这一两年我一直在演话剧,发现自己在舞台上越来越自信了,我可以在舞台上去施展自己的才华,不再去循规蹈矩,而是逐渐去寻找变化。”对于新一轮的演出,李小萌称,要去享受舞台,把自己对戏剧的激情和理解更好地传达给观众。“这出戏很好理解,是我们来自生活中的事情,传达人的心灵中最美好的东西。也希望通过这部戏,让观众看到年轻演员身上还是有功底的,让他们在我们身上看到戏剧的力量和希望。”剧中与李小萌饰演对手戏的王雷也是她生活中的伴侣,俩人的默契更来自于生活,李小萌笑言每天开车时都会对词,有时候甚至会走错路。“王雷对待戏剧很有责任感,他每天都会写表演笔记,他在戏剧上是我的老师,告诉我每一句台词都不是轻易说出口的,没有内心的积累就不能脱口而出。”

  孙茜:喜剧色彩的人物更难演

  对于一部充满生活气息的作品来说,剧中带有喜剧色彩的人物往往让人印象深刻。《理发馆》中的迷糊媳妇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其扮演者则是凭借电视剧《甄嬛传》让观众熟悉的孙茜。话剧舞台上塑造过泼辣的虎妞,电视荧屏上又演过温婉的槿汐,多变的孙茜此番又化身一位能干的家庭主妇,“这是一个很善良、朴实的女性,她有很多家庭女性身上的淳朴味道。她经常絮絮叨叨,充满了市井气,却不俗气,很可爱。这是个持家的女子,她用质朴的人生哲学在照顾着每一个人。在她身上渗透出北京人的大气、善良、纯真。”一出场经常让人忍俊不禁,迷糊媳妇的塑造对孙茜来说已经有了不错的开头,而经过上一轮的演出,她更多地希望在表演上有更进一步提高,“喜剧人物是更难演的,因为不能哗众取宠,需要演员对节奏的把控,更需要现场气氛的拿捏和观众的互动等,我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孙茜说。

我总想剧场的效果有很多种,笑是一种,掌声是一种,而凝神也是一种。出了剧场还在想这戏的话,那可能是更大的效果。编剧邹静之曾在创作自己的话剧处女作时如是说。十几年后,《我爱桃花》毫无疑问地实现了这样的舞台效果。导演任鸣表示:《我爱桃花》能演三百场,时间证明了它的生命力。它是话剧民族化的实践,代表了东方美学的探索,也是真正的中国故事。我们不仅将这个故事讲给中国的观众,还将这个故事带到了日本、意大利、罗马尼亚、哈萨克斯坦等国参与国际交流,受到了当地观众的喜爱,展现了我们中国文化的魅力。《我爱桃花》也成为北京人艺青年演员成长的舞台,徐昂、于震、吴珊珊等不少观众熟悉和喜爱的演员都曾出演过该剧。如今,由朱晓鹏、吴娱、李珀这批青年演员演出的版本,也已历经几年打磨。进入北京人艺超过十年的他们,通过这部作品,让观众看到了人艺青年一代的不断成长。

  经过一番苦练,戏里,从围布、放椅子,到拿毛巾焐脸、上刀,班赞都做得有模有样。“这种戏不好演啊,您说要演个古代人、外国人还行,可这演当下的人,大家身边的人,得让人家觉得真实。这就需要我们凝练生活,再现生活”。

  那靠什么支撑?“温情。”主创们说。

  “与人为善的传统精神,在如今这个时代可以说是越来越稀罕了。生活在这个忙碌世界中的人,很多都是‘金钱挂帅’,早就把真诚与情义抛到脑后去了。我创作《理发馆》这部话剧,就是想通过一个充满喜剧色彩又不乏温情的故事,来歌颂平凡人性中的真、善、美,让大爱回到人们身边。”7月16日,在北京人艺年度原创大戏《理发馆》媒体见面会上,这部话剧的编剧、年过八旬的宋凤仪老人如是道出了自己的创作初衷。

该剧以编年体来叙事,这样的风格在话剧舞台上虽然屡见不鲜,但是用七幕戏来完成五十多年的跨度绝非易事。用主演冯远征的话说,《全家福》中的变化全都是渐变,这个戏最难的就是十年一个跨度,其实十年人的变化是不大的,话剧舞台上如何表现这种细微的变化就是个挑战,演员只能通过声音、形体去演出变化,到了后几幕逐渐步入老年,观众看到的是一个过程。

  昨晚,北京人艺2014年度原创大戏《理发馆》在首都剧场首演。该剧由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的太太、编剧宋凤仪创作,全剧围绕一家北京胡同里的理发馆展开。耿直的老板迷糊,用祖传的老手艺,在胡同口开着小理发馆。归国华侨朱比德夫妇回国寻访老中医,无意中发现了这家老式理发店,店里浓郁的传统味儿让旅居加拿大三十余年的朱比德十分兴奋。朱比德还发现这里有一个为救同学而失明的孤儿光明,于是以迷糊为首的胡同人都给了他无偿的帮助,这也成为光明生活的动力。在这家充满市井气息的理发馆里,爱也在几代人之间传递着。

  “剧中既有过去时、现在时更有未来时。而未来时就是一种象征。这些跟我们传统的现实主义不同,我们希望排出现代的京味儿戏。”

  《理发馆》是以排京味儿戏见长的任鸣执导的第73部作品,“我的每部作品都不一样”。任鸣自信地说。他坦言,《理发馆》的创作目标是既好懂,又好看。“我们希望让观众看后觉得生活有希望、活着有意义。人都有梦想,所以我们离观众特别近。”目前,剧组已进入排练阶段,任鸣说自己在排练过程中最强调的是交流:“要发挥演员的创造性,提倡大家多尝试。这就像科学发明一样,哪怕有十次失败,第十一次就可能会获得成功。”除了创造,任鸣表示生活化也是这部戏的重要看点:“《理发馆》很接地气,我们可以无限地挖掘生活。”

记者王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