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勃朗苦心思索之后,在他的绘画作品中

图片 1
内容概要:伦勃朗是17世纪荷兰最伟大的画家,也是文艺复兴后期最为卓越的代表人物。他善于运用独特的明暗技巧与挥洒自如的笔法,将笔触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
伦勃朗:在孤寂中坚守艺术的纯粹
伦勃朗是17世纪荷兰最伟大的画家,也是文艺复兴后期最为卓越的代表人物。他善于运用独特的明暗技巧与挥洒自如的笔法,将笔触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在他的绘画作品中,除了高超技法的运用之外,其充满人文主义关怀与现实主义批判精神的思想,也是确立他绘画地位的重要原因。
17世纪30年代,伦勃朗离开莱顿去了阿姆斯特丹,开办了自己的画室,以绘制肖像画为生。他的肖像画人物风格的安排,具有戏剧般的色彩。他经常利用类似舞台高光一样的亮色,去描绘阴暗背景下的人物神态,人们常常被这种神秘的气息所吸引,感受到打动人心的精神力量。那时除了肖像画的创作外,他还绘画了大量以神话和宗教故事题材为主的作品。当时,他的这些作品深受人们的喜爱,他的《画家和他的妻子》、《怀抱萨斯基亚的自画像》、《蒂尔普教授的解剖课》就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作,其中《蒂尔普教授的解剖课》是他的成名作。
17世纪40年代之后,他不再满足于肖像画题材的创作,经常到乡村小镇漫步,去寻找艺术创作的灵感。当时的荷兰资产阶级在夺取国家政权之后,为了经济利益和政治野心,战乱不断,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战争之中,广大的劳苦大众遭受着残酷的压迫与极度的困苦劳累。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画家,祖国如此的悲惨境况,深深地刺痛了伦勃朗的心,他创作了大量批判现实的作品,用自己的画笔为资产阶级的贪婪和残忍给予了深刻的批判,坚守着自己艺术的尊严与纯粹。
这个时期,他不仅面临对国家命运的深沉忧虑,还承受着个人生活的不幸与折磨。1642年,他最爱的儿子去世,他悲痛万分。他此时全力以赴创作的《夜巡》,尽管在艺术形式与思想上达到了高度的统一,却得不到订画者的认同和接收。订画者为了保持自己的体面提出了修改意见,但孤傲的伦勃朗为维护艺术的尊严,坚决拒绝修改,保持着自己对艺术的理想和对现实的批判。他遭受到诽谤和污蔑,名誉严重受损,愿意订购他的绘画作品的人越来越少,生活陷入贫困与窘迫之中,从此,他走上了带有悲剧色彩的坎坷人生之路。
伦勃朗的晚年生活十分凄苦,面对生活的沉重打击与社会舆论的指责,他就像一个孤独的哲学家,活在超越现实的空间里,用一幅幅不同的自画像,来抒发自己内心的孤独与愤怒。他在绘画技法上更是让人琢磨不透,善用沉闷低调的颜色,去构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似乎在用黑暗的色感绘就光明的希望。1665年创作的油画《大卫和乌利亚》,他将大卫命令乌利亚回战场的那一刻,用沉闷而凝重的画面气息,将乌利亚紧张不安,向命运默默抗诉的心理活动与人物神态,刻画得栩栩如生,直指人心,带有一种悲剧色彩的美,似乎包含着画家对命运的抗争与无言的辩解。
伦勃朗有生之年的最后一幅画是《浪子回头》,讲述的是在耶稣寓言中,被生活折磨得困苦不堪的流浪汉,回到老父亲怀中的情景。画面中年迈的父亲面对衣衫褴褛、穷困潦倒的儿子,满含深情和喜悦迎接他的归来。在这幅画中,明暗法在伦勃朗笔下,不仅将物体的明暗对比与光的冷暖效果融合,而且将画面上的描绘技巧与他的创作构思统一起来,形成强而有力的画面张力和精神格调。在对绘画精神的追求上,他说:“除了事物的内在精神,其他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这种思想,非常值得我们深思。

  关于伦勃朗的技巧,本文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做了描述。在此章中,将对伦勃朗的技巧和艺术精神之间的关系作一论证。伦勃朗曾经对光线和色彩的关系作出如下评述:当我说到色彩时,我是指光,我说到光时,我是指色彩
。在伦勃朗的眼里,色彩和光线已经脱离了它们自身的物理属性,成为画家感知世界丰富多彩的目光,并且转换为绘画语言的表现方式。伦勃朗油画中的光线,构图和造型方法植根于深厚的古典技法基础之上,他画中的光并非现实生活中的自然之光,而是笼罩于人类心灵之上的精神之光,是超自然的和哲学性的。他的笔触和色彩与画家的情感融为一体,成为表现画家灵魂的媒介。中国传统哲学中有技而近乎道之说,以此观伦勃朗的绘画,也是适合的。

图片 2
姓名:伦勃朗 国籍:荷兰 年代: 职位:
  姓名:伦勃朗  性别:男  国籍:荷兰  伦勃朗是荷兰画家,年轻时在阿姆斯特丹向画家拉斯特曼学习绘画。17世纪初,荷兰新兴资产阶级以加尔文教为国教,废除教堂的装饰画和祭坛画。可是伦勃朗受拉斯特曼影响,加上宗教画在荷兰富裕市民中仍有市场,因而一直对圣经题材感兴趣,一生中没有中断过绘制宗教画,但对这类画作了世俗化的处理。约1625年,他返故乡设画室,从事绘画创作和招收学生。其创作生涯大体上包括四个阶段。 
    莱顿时期(约1625~1631),伦勃朗的绘画体裁广泛,包括肖像画、风俗画、风景画、宗教画、历史画等。现存的最早署有年代的作品为宗教画《圣斯蒂芬被石块击毙》(约1626,里昂美术馆)。这类油画受拉斯特曼以及乌得勒支画派画家洪特霍斯特的影响,采用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的强烈明暗对比画法,以加强画面的戏剧性效果。它在人物形象刻画方面,通过更深入地捕捉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来揭示其内心活动。此外,从莱顿时期起,开始绘制大量肖像画。他一直对老年人以及各种富有绘画性特征的人物感兴趣。自画像真迹目前估计总数在60-100幅之间。为了塑造具有个性特征的人物形象,画家耗尽毕生精力来研究面相学。这方面的探索成果,乃是他表现技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莱顿时期中,伦勃朗把卡拉瓦乔式的明暗对比画法加以发展,形成了自己的画风,后人称之为伦勃朗式的明暗画法,即主要利用光线来塑造形体、表现空间和突出重点,画面气韵生动,层次丰富,而且富有戏剧性。早期作品虽不像后来作品那样成熟,但已显示出画家很早就致力于发掘油画颜料本身的质感和潜力,从他那时的有些油画作品,已经可以看到,他曾采用厚涂画法以及在画布的颜料层上用笔杆刮出痕迹之类技法。 
    阿姆斯特丹早期(约1632-1640)从1632年起,伦勃朗定居阿姆斯特丹,在艺术上进入成熟阶段。成名作《蒂尔普教授的解剖课》(1632,海牙莫里斯皇家绘画陈列馆),突破荷兰传统的团体肖像画的呆板程式,在构图和人物神态上均处理得逼真而生动,因而受到好评。伦勃朗此后10年中成为该城最受欢迎的画家。在此期间,他还画了大量肖像画和宗教画,其中的宗教画主要以巴洛克风格画成。伦勃朗在他所写的少数几篇文章中谈到,他力求在作品中,以显眼的人体姿态和运动来表达最巨大的内心情感。此类巴洛克绘画中,最激动人心的为《参孙被弄瞎眼睛》(1636)。画中的参孙之妻大利拉,因犯下伤天害理的罪行而惊惶失措,表情细腻而复杂,被有些评论家形容为相当于莎士比亚笔下的麦克白夫人。 
    年轻时候的成功使伦勃朗富裕起来。他开始收购艺术品和古董。1639年迁居一座豪华的住宅。妻子萨斯基亚为他许多作品充当模特儿。画家在这阶段中看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评论家们一般认为从他当时的一些自画像中,可以察觉其心情的愉快。但也有人指出,这类自画像和亲友肖像中,有一部分曾被搬用于他的宗教历史画。著名的《怀抱萨斯基亚的自画像》(约1635,德累斯顿画廊),据近年考证,可能是一幅进行道德说教的宗教画。 
    阿姆斯特丹盛期(1640~1648)40年代,伦勃朗个人生活中遇到了一些不幸事件。生活的折磨使他更深刻地去观察和理解社会,在艺术上进入深化阶段。1642年,萨斯基亚在儿子蒂蒂斯出生后不久病死。同年,名画《夜巡》(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问世。画家进一步突破传统的团体肖像画程式,使它带有风俗画和历史画的性质,其目的可能是为了要使观众由此而回忆起往昔荷兰人民反抗异族统治的革命斗争。”夜巡”这个名称是约1800年才出现的。这是由于,此画被后人涂上过厚的光油层,加上超过一个半世纪的时间侵蚀和空气污染,以致画面变暗,像是夜景图。20世纪,主要是1947年和1980年先后两次以此画整修,把过厚的光油层除去,这样才证实,它所描绘的确是白天情景。有人认为,它的名称应改为”弗朗斯·班宁·科克上尉射击手连的出发”关于此画,过去流传过这样的说法:当此画的顾主们看到完成了的作品时很不满意,因为他们中间不少人被画在不够显眼的部分。他们要求画家修改此画,而画家拒绝,造成僵局,伦勃朗因而成为阿姆斯特丹上层社会中不受欢迎的画家。他后半辈子生活在贫病和不幸之中,似乎主要是《夜巡》这一幅画造成的。这种假设近几十年来经许多国家专家考证,已被否定,但是自画家去世后不久,以上传说就开始为一些富有浪漫主义幻想的传记家所一再复述,为的是要渲染所谓天才人物生前往往不能为群众理解。事实上,《夜巡》这幅画最后仍为顾主接受,画家也获得了事先议定的报酬。此后,他仍继续不断接受种种重要的订画任务。至于40年代后期起,伦勃朗不再像在30年代中那样受许多顾主欢迎,以致生活越来越因难,这种情况则不仅仅是为《夜巡》一幅画,而是为画家画风的改变所造成的。《夜巡》这幅画实际上标志着第2、3这两个时期之间的过渡。《夜巡》采用接近于舞台效果的表现手法,使两个主要人物处于照明的中心,显得很突出,并好像正在向观众走来。这种手法加强了整个画面宏伟的巴洛克气势。不过《夜巡》以后,伦勃朗越来越少地运用巴洛克美术那种激动不安和讲究排场的艺术效果,而是热衷于采用更加含蓄的手法去表现画中人物的内心活动。这类手法当时并不流行,因而尽管伦勃朗的创新作品仍有一批赏识者,但毕竟没被多数市民理解。这时期的作品《圣家族》(1645)等虽为宗教画,却洋溢着世俗精神,正如马克思所说:伦勃朗是按照尼德兰的农妇来画圣母的。同一时期中,他对景写生,制作了《三棵树》(1643)等蚀刻画和一些风景素描。约1645年,斯托费尔斯来到伦勃朗的家中,以后成为他的妻子,她的形象曾出现在他的许多作品中。 
    晚年(1648~1669)1656年,伦勃朗被迫宣布处于变相的破产状态。以后两年,房子和动产均被拍卖。他的油画买主不多,可是宗教题材蚀刻画却销路甚广,其中有一幅俗称《100荷币版画》(约1649),即是由于买价高而获得这一名称的。1660年,他迁居阿姆斯特丹犹太人区域附近的一座小屋。同年,他充当妻子与儿子开设的一家美术公司的雇员,因为这样才能免于受到债主们进一步的逼债。次年,他受托绘成历史画《西菲利斯的密谋》。西菲利斯于公元69年发动过反抗罗马暴政的起义,是荷兰远古的民族英雄。此画为荷兰历史画中最有纪念碑式气派的杰作,但由于某种至今尚未弄清的原因,它遭受了从市政厅墙上取下的厄运,如今只留下了其中的一块残片(斯德哥尔摩国立博物馆)。1662年,他绘成《呢商同业公会理事》(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这幅团体肖像画非常深刻而含蓄地表现了因人而异的外貌和性格特征。不过,据近年考证,画中人物并非理事,而只是该会的几个抽样检查员以及站在他们后面的一个仆人。1663年,他的家庭遭到不幸,但是一系列折磨并未摧毁倔强的老人,他在去世前还绘出了一批名画,包括《浪子回头》、《扫罗与大卫》等。 
    据20世纪60年代统计,伦勃朗留下的作品包括约600幅油画、350幅蚀刻画和1500张素描。70年代以来陆续还有一些新的发现。《圣斯蒂芬被石块击毙》、《蒂尔普教授的解剖课》、《参孙被弄瞎眼睛》、《怀抱萨斯基亚的自画像》、《夜巡》、《圣家族》、《三棵树》、《100荷币版画》、《呢商同业公会理事》、《浪子回头》、《扫罗与大卫》等

伦勃朗被誉为荷兰历史上最伟大的画家,在当时富有声誉的他后半生几乎一直在债台高筑的困窘中度过。究竟是什么让开创出伦勃朗光线的伟大艺术家陷于这般境地?17世纪的荷兰,是一个绘画风潮泛滥的时代,当时的绘画主要是为市井各种阶层做肖像画,因此雇主的满意与否是一个画家能否成功的关键。伦勃朗青年时就已成为阿姆斯特丹家喻户晓的画家,与当时其他画家只追求人物庄严肃穆的千篇一律的画风不同,他总是别出心裁地描绘人物形象,力求显示人物独特的个性。再加上他深谙大人物心理,为他们创作的肖像画低调却不失华贵,因此富商和贵族们一掷千金争相收藏他的画作。伦勃朗的家世并不显赫,他在娶了富有的瓦登前市长女儿莎斯姬亚之后,年少成名和殷实的家产让他们的生活奢华而不知节俭。他的成名作《蒂尔普先生的解剖学课》着重捕捉光线和阴影的绘画技术让人物栩栩如生,得到了一致好评,1630年代,伦勃朗的声望在阿姆斯特丹如日中天。几乎当时所有重要的荷兰画家都出自他的门下。1642年,班宁柯克连长和手下的民兵每人出了100盾请伦勃朗画一幅集体像。伦勃朗为他们设计了一个戏剧化的场景,16个人接到了出巡的命令,每人在画作中的位置,动作,神态均不相同。这幅画采用强烈的明暗对比画法,用光线塑造形体,画面层次丰富,富有张力。但是,粗俗的民兵们不认同这种不公正的做法,他们拒绝付酬劳,除非画家重新画一幅大家端坐在餐桌前高雅的集体像。意气风发的伦勃朗当然坚持自己的艺术主张,上诉法庭之后,出乎意料的以失败告终。这件事情闹的整个阿姆斯特丹沸沸扬扬,似乎一夜之间,大家对画家追捧的热潮开始降温。之后,很少有雇主请伦勃朗作画。《夜巡》的诅咒似乎开始了,同年,他的妻子因肺结核过世,原本处于全盛时期的伦勃朗开始陷于悲痛和质疑。1648年,他申请了破产,庞大的家产和收藏全被拍卖,甚至最后不得不卖掉了房屋。饱尝世态炎凉使他更深刻地去观察和理解社会,艺术创作也进入一个深化的阶段。在这一时期创作了大量的自画像,着重关注社会中下层群众,粗糙的画风和对光线出神入化的运用使画作更加立体而真实。女佣韩德瑞克成为了他第二任妻子,这却又成为市民们津津乐道讥讽他的谈资。1666年,命运似乎出现了转机。阿姆斯特丹新的市政厅刚刚建成,邀请了众多画家,过气的伦勃朗也在其之列。权贵们认为在经济的压力下,伦勃朗会重现雍容华贵的画风,要求他以荷兰建国的历史为题材来作画,也就是西菲利斯推翻罗马人暴政的典故。伦勃朗苦心思索之后,用粗野的笔法把反叛者的野蛮表现得淋漓尽致,甚至连西菲利斯的独眼都不加以美化,反而大胆的凸显在画作之上,令人感受到当时局势的残酷与紧张。画家希望以此警示荷兰人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但市政厅揭幕画作之后完全没有体会到他的苦心,瞠目结舌的政客们立即把画撤下。伦勃朗的希望毫无疑问的落空了,他挥刀把这幅呕心沥血的作品砍得七零八落,如今现存的部分只为原作的五分之一。不拘一格的画风使伦勃朗成名,也是因为不羁的画风和超越时代的创新,画家的后半生因为始终坚持自己的艺术主张而潦倒。虽然常人还是叹惋,既然他如此洞悉人性,明知媚俗的作画就能满足客户需求,又何不借机会东山再起?也许只有在约安尼斯凡隆恩先生的《伦勃朗传》中,我们才能略微读懂画家内心坚定的信念和渴望。

  第一节 写实手法与现实主义精神

编辑:孙毅

  伦勃朗很早就显示出高超的写实技巧,从这一点来说,他是一个早熟的画家。伦勃朗早年的作品中,表现荷兰人的形象比比皆是,从题材上来说,尽管有很多是宗教的,大但其人物无疑都从现实生活中来,比如他的母亲就常常出现在伦勃朗的作品中,而著名的《戴金盔的男子》的模特儿是他的哥哥,此后以自己的妻子为模特儿的作品也非常多。伦勃朗早期的作品追求细腻平滑的效果,笔法细腻,在画面中表现丝绸、丝绒、皮毛、珍珠、金银装饰物,色彩和谐而富于质感。在对人物的表现上,画家运用微妙的色调的透明的暗部表现光洁的皮肤,即便是老人的皱纹也被画得饱满而富有光泽。他常用层次丰富的黄色和褐色,加入覆盖力强、较稠厚的颜色塑造对象,加上白色提出亮部,在暗部加进一点发红的暖色,使整个画面的最终效果协调而和谐。伦勃朗的用笔十分丰富。在他的用笔中,既有挑、
堆、置的方法,也有 拭 划、提的方法,再厚涂时还运用刻、剔、抹、刮的方法,
丰富的用笔使画面充满画的意趣,在写实的风格下,其实蕴含着令人激动的艺术张力。如创作于1626年的《天使和预言者巴拉姆》,天使和预言者都以细腻的笔触画成,老巴拉姆和天使的脸上都被画得一样光滑。在伦勃朗后期的作品中,表面的厚薄逐渐显现出变化,
画面的肌理效果开始凸显,
过去的精致和光滑逐渐消失,由富贵华丽逐渐转向深沉、质朴、忧郁、厚重。在笔触上,后期作品不再像过去那样,追求亮丽和平滑的质感,而是用宽大的笔触描绘出对象,更具绘画感。在自画像中,
画家毫不掩饰地画出自己松弛苍老的面孔,
凹凸不平、痤疮红斑的皮肤和酒糟鼻以及毛发的蓬松杂乱和干枯沧桑。不消说,伦勃朗终其一生,都没有脱离开写实的绘画,既是在晚年那些充满写意的绘画中,造型依然是严整和准确的。

  我们具体分析一下伦勃朗的绘画技法。伦勃朗在早期的绘画中,从卡拉瓦乔那里吸收了明暗对比法并将之发展成为戏剧性的光线,
早期绘画的画面效果刻画精细,在敷色上以薄涂法为主,笔触感不强。在后期的作品中厚涂法成为最主要的方法,
特别是在画面的亮部使用了极厚的颜料,
肌理凹凸变化丰富,在暗部和其他部位则用薄的油彩进行渲染,
造成薄与厚的强烈对比。伦勃朗依据光的强弱将画中形象的轮廓线隐没在背景中,
从而使整幅画充满了颤动的光感。他先把颜料像浮雕一样厚涂、堆积,
显现出笔触的凹凸肌理, 以调铅白的结合剂罩染后仍能保持笔触的不糊不腻,
待底层干后再用特制的较稠的油剂调上薄薄的深褐色罩染画面,
使稠油色剂沉积在凹凸色块的笔触肌理的缝隙里,
再擦掉笔触高处的部分色釉,或干后磨去, 仅在笔触缝中留下较多颜色,
再次罩染时这些色垢形成阴影, 使笔触的立体感加强并带有意外的金石意味,
由于釉彩层不多, 可以清楚看到底层的笔触, 也使笔触看起来雄浑而稳健,
从而加强了质感的真实表现
。这种厚涂法在伦勃朗之前,还没有像如此运用在画面上,物象的真实性和空间感正是通过这种厚与薄的对比中获得更加动人的效果。创作于1662年的《巴达维亚人的阴谋》将厚涂的肌理运用在受光的部分,而在暗部,则是以稀薄的油彩渲染而成,暗部通透,而亮部显得更加厚重。伦勃朗的作品笔触的表现力在后期越来越明显,伦勃朗的用笔既不同于鲁本斯的宽阔、均匀,
也不同于哈尔斯用笔的短促与率性,他通常用硬毛的画笔,厚涂的颜色层层叠起,
笔触清晰可见,用笔痕迹明显,这种用笔特别适用于表达厚重结实的物体。(图27)

图27伦勃朗 亚里士多德对着荷马的半身像在思考 布上油画 143.5 x 136.5cm
1653年

  伦勃朗以写实手法为绘画方式,以现实主义精神为审美导向,有着深刻的社会文化背景。如前所述,伦勃朗生活的时期,荷兰已经成功完成了第一次资产阶级革命,经济发达,
文化繁荣,对科学的推崇使人们热衷于各种新兴的知识和技术,《杜普教授的解剖学课》就是此时市民趣味的写照。经济上的繁荣给艺术带来巨大的机遇,不仅贵族热衷于肖像画,
中产阶级也成为了订制肖像画的主力军。在17 世纪的荷兰,
绘画成为一种相当热门的商品, 那些以日常生活或者宗教为题材的画,
无论是现实场景还是人物肖像,
购买者都希望能把它们描绘得越逼真越好,写实手法和对现实的描绘,成为艺术家追求的艺术手法和目标。伦勃朗早期的绘画便是如此。但是,应该指出的是,从17
世纪40
年代起,荷兰的社会环境开始发生变化,小市民和资产阶级的趣味逐渐庸俗化。《夜巡》所遭受的不理解和嘲讽便是这一趣味的最好注脚。作为一个信奉现实主义的画家,伦勃朗在艺术道路上的发展已经超越了当时文化环境所允许的范围,在小市民还热衷于那些精致的器皿和造作的肖像画时,伦勃朗已经开始走向一个更富于精神性的绘画方式,在题材上和描绘手法上都与前期不同而这,依然是写实的。他常常描绘一些悲剧人物,
贫民形象,
或以尖锐的戏剧冲突来展现人生的宗教故事。他选择的都是生活中不美的形象,
着重于衣服的皱褶, 老人脸上的凹凸,
平民化的粗布衣衫。在由事业、财富和名望的顶峰,
迅速跌至破产和无人问津的境地之后,伦勃朗被没有向世俗妥协。尽管生活上的困境对伦勃朗的绘画生涯产生巨大的改变,但是他的绘画依然是沿着原有的道路前行。在遭受破产之后,他的绘画中出现了很多怀疑和忧郁的气质,他对苦难的人生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使他的作品抛弃了表面的华丽高贵和绚烂精致,
用笔的细腻柔美转化为大刀阔斧的铺陈,笔触所展现出的艺术魅力,使画面充满艺术的张力,而变化多端的构图和戏剧性的光线,又使他的绘画充满了精神性。在晚期的作品中,伦勃朗以概括的大笔触和反复叠压的笔触,将深刻、忧郁的造型和醇厚、单纯的色彩展现在画布上。他关注的目光越来越多地放在下层人民的身上。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成为绘画的中心人物。在其《以手托额头的老人》(1652年)、《两名黑人》(1661年)、《犹太新娘》(1668年)、《老妇肖像》(1654年)、《老人肖像》(1654年)以及众多的自画像中,疲惫、忧郁的形象是最常见的,这是荷兰下层社会人们的形象,是对现实生活的生动描绘。(图28)

图28 伦勃朗 两个黑人 布面油画 7864.5cm 1661年 海牙莫里斯邸宅美术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