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八怪与海上画派在起源上有着相似的社会因素,或统称扬州画派

图片 6

摘要:扬州八怪与海上画派在起源上有着相似的社会因素,在风格上二者也有着师承的渊源关系,苏州博物馆自2017年10月17日起遴选馆藏两派之精品合璧展出。

图片 1

图片 2

赵之谦、任颐、虚谷、吴昌硕等名家80余幅力作春节期间亮相天津博物馆

图片 3

扬州八怪与海上画派在起源上有着相似的社会因素,在风格上二者也有着师承的渊源关系,苏州博物馆自2017年10月17日起遴选馆藏两派之精品合璧展出,从比较之中,或可窥见文人画派自清初以来逐渐走向多元流变之一斑。

扬州八怪与海上画派在起源上有着相似的社会因素,在风格上二者也有着师承的渊源关系,苏州博物馆自2017年10月17日起遴选馆藏两派之精品合璧展出,从比较之中,或可窥见文人画派自清初以来逐渐走向多元流变之一斑。

在农历马年辞旧迎新之际,天津博物馆精心策划了海上风华馆藏海派绘画作品展。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涉及50余位海派画家,其中包括赵之谦、任熊、任薰、任颐、钱慧安、虚谷、吴昌硕、吴石仙等海派代表画家的精品力作。

海派画作展:津门劲吹“海上风”

岁朝图轴 赵之谦

《文人别派——苏州博物馆藏扬州八怪与海上画派合璧展》海报

文人别派苏州博物馆藏扬州八怪与海上画派合璧展海报

岁朝图轴(中国画) 赵之谦

图片 4

1930年代,先施、永安、新新几家百货公司汇聚在繁华的南京路上。1930年代,上海外滩。1930年代,上海苏州河。步入展厅,几框展现老上海风貌的黑白照片映入眼帘,一下子把观众带回到了那个风云际会、新兴勃发的年代,高低起伏的欧式建筑,穿长袍的行人,一身劲装拉着黄包车在街上穿梭的脚夫

扬州八怪,重视个性表现,不拘于形似

扬州八怪,重视个性表现,不拘于形似

1930年代,先施、永安、新新几家百货公司汇聚在繁华的南京路上。1930年代,上海外滩。1930年代,上海苏州河。步入展厅,几框展现老上海风貌的黑白照片映入眼帘,一下子把观众带回到了那个风云际会、新兴勃发的年代,高低起伏的欧式建筑,穿长袍的行人,一身劲装拉着黄包车在街上穿梭的脚夫

岁朝图轴(中国画) 赵之谦

在农历马年辞旧迎新之际,天津博物馆精心策划了海上风华馆藏海派绘画作品展。展览于春节期间精彩亮相,为观众奉上一道节日文化大餐。此次为期一年的展览是天津博物馆近年来的首个原创性大展,展品全部来自丰厚馆藏。同时也是天津博物馆将馆藏海派绘画作品首次全面、系统、集中地向观众进行展示。任颐《紫藤双雀图页》、任熊《熏笼图轴》、任薰《人物图轴》、吴昌硕《菊花图轴》、虚谷《梅鹤图轴》、钱慧安《百子图册》、王震《喜从天降图轴》、吴石仙《江城雨意图轴》、赵之谦《岁朝图轴》、朱偁《黠燕紫藤图轴》、程璋《花卉鸽子图轴》、吴徵《松壑奔流图轴》、胡远《水阁联吟图轴》、陆恢《狮子岩图轴》、倪田《牛郎织女图轴》等作品不仅展现了海派绘画艺术,同时更展现出风格独具的海派文化所特有的海上风华。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在农历马年辞旧迎新之际,天津博物馆精心策划了海上风华馆藏海派绘画作品展。展览于春节期间精彩亮相,为观众奉上一道节日文化大餐。此次为期一年的展览是天津博物馆近年来的首个原创性大展,展品全部来自丰厚馆藏。同时也是天津博物馆将馆藏海派绘画作品首次全面、系统、集中地向观众进行展示。任颐《紫藤双雀图页》、任熊《熏笼图轴》、任薰《人物图轴》、吴昌硕《菊花图轴》、虚谷《梅鹤图轴》、钱慧安《百子图册》、王震《喜从天降图轴》、吴石仙《江城雨意图轴》、赵之谦《岁朝图轴》、朱偁《黠燕紫藤图轴》、程璋《花卉鸽子图轴》、吴徵《松壑奔流图轴》、胡远《水阁联吟图轴》、陆恢《狮子岩图轴》、倪田《牛郎织女图轴》等作品不仅展现了海派绘画艺术,同时更展现出风格独具的海派文化所特有的海上风华。

图片 5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上海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外国资本、商品蜂拥而至;太平天国的战事,使江浙一带的民间资本大规模涌入,城市规模持续扩张;商贾云集,商品经济飞速发展,上海一跃成为中国最为重要的工商业都市。伴随经济的繁荣,文化消费日趋兴旺,艺术品市场形成并发展起来,吸引各地职业画家汇聚于此,如张鸣珂在《寒松阁谈艺琐录》中记载:自海禁一开,贸易之盛,无过上海一隅。而以砚田为生者,亦皆于于而来,侨居卖画。于是,上海成为晚清、民国初年的画坛重镇,而活动于此的画家群体遂有海派之称,几代画家勃兴于19世纪中叶并连延至今。

清代中期,扬州一地,擅盐业与漕运之利,出现了富甲天下的扬州盐商。由于盐商对于艺术的热衷与赞助,在此地便兴起了一批身份相似与风格相近的画家群体,史称扬州八怪,或统称扬州画派。

清代中期,扬州一地,擅盐业与漕运之利,出现了富甲天下的扬州盐商。由于盐商对于艺术的热衷与赞助,在此地便兴起了一批身份相似与风格相近的画家群体,史称扬州八怪,或统称扬州画派。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上海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外国资本、商品蜂拥而至;太平天国的战事,使江浙一带的民间资本大规模涌入,城市规模持续扩张;商贾云集,商品经济飞速发展,上海一跃成为中国最为重要的工商业都市。伴随经济的繁荣,文化消费日趋兴旺,艺术品市场形成并发展起来,吸引各地职业画家汇聚于此,如张鸣珂在《寒松阁谈艺琐录》中记载:自海禁一开,贸易之盛,无过上海一隅。而以砚田为生者,亦皆于于而来,侨居卖画。于是,上海成为晚清、民国初年的画坛重镇,而活动于此的画家群体遂有海派之称,几代画家勃兴于19世纪中叶并连延至今。

梅花仕女图轴(中国画) 胡锡珪

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涉及50余位海派画家,其中包括赵之谦、任熊、任薰、任颐、钱慧安、虚谷、吴昌硕、吴石仙等海派代表画家的精品力作。展览展出画作80余件,通过人物、花鸟、山水的题材分类,将海派名家作品呈现在观众面前。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中有一多半都是首次与观众见面,可谓让广大书画爱好者一饱眼福,对认识与了解这一绘画流派的艺术面貌与成就大有裨益。

清 李鱓 花卉册

清 李鱓 花卉册

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涉及50余位海派画家,其中包括赵之谦、任熊、任薰、任颐、钱慧安、虚谷、吴昌硕、吴石仙等海派代表画家的精品力作。展览展出画作80余件(套),通过人物、花鸟、山水的题材分类,将海派名家作品呈现在观众面前。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中有一多半都是首次与观众见面,可谓让广大书画爱好者一饱眼福,对认识与了解这一绘画流派的艺术面貌与成就大有裨益。

图片 6

其中,海派花鸟画在晚清花鸟画坛最为醒目,不仅表现为画家众多,创作活跃,更为重要的是海派作品的创新发展和多样化的风格。赵之谦、吴昌硕以金石书法入画,创作了写意花卉画的新风格;虚谷的作品运用新的绘画语言,标新立异。展厅中吴昌硕的《神仙寿眉图轴》《桃石图轴》《冷艳图轴》等几幅作品尤为引人注目,作为开创重彩写意画一代新风的巨擘,吴昌硕于书法、绘画、篆刻均有卓越成就,其作品笔力老辣雄健,配以浓艳的色彩,展现出雅俗共赏的至臻境界。而虚谷的作品则让人眼前一亮,这位落笔冷隽、风格独树一帜的大家在海外的声誉一直以来更甚于其在国内的影响力,但随着国内外海派绘画作品价值的不断被重估和稳步攀升,其作品也日益受到重视。此次可以欣赏到其擅长运用枯笔逆锋做颤动线条,似续似断、敷色清淡,重文人画风骨而意蕴十足的作品,也实为难得的机会。

因此《扬州八怪》并不专指某八个人,实际上是泛指代表扬州画坛新风的一批画家。这批画家大体可分为三类。他们或为官场去职的州县官吏,如郑板桥、李鱓、李方膺、高凤翰。由于他们虽学优登仕,但官小职卑,其政治抱负不得施展,又能体会民间疾苦,遂常以《四君子》等为题材,在诗书画中发泄牢骚,表现品格,寄托《用世之志》。其画风多清刚跌宕,泼辣奔放,甚至不守规矩,有所谓《霸悍气》。其中郑燮影响最大。郑燮曾任山东范县令,后调任潍县县官,亲政爱民,却得罪上级,罢官后来扬州卖画为生。他尤擅长画墨竹,于前人成法中汲取营养又自成家数,其瘦劲挺拔的笔法,疏密相间的布局,体现了竹清风劲洁的品质。

因此扬州八怪并不专指某八个人,实际上是泛指代表扬州画坛新风的一批画家。这批画家大体可分为三类。他们或为官场去职的州县官吏,如郑板桥、李鱓、李方膺、高凤翰。由于他们虽学优登仕,但官小职卑,其政治抱负不得施展,又能体会民间疾苦,遂常以四君子等为题材,在诗书画中发泄牢骚,表现品格,寄托用世之志。其画风多清刚跌宕,泼辣奔放,甚至不守规矩,有所谓霸悍气。其中郑燮影响最大。郑燮曾任山东范县令,后调任潍县县官,亲政爱民,却得罪上级,罢官后来扬州卖画为生。他尤擅长画墨竹,于前人成法中汲取营养又自成家数,其瘦劲挺拔的笔法,疏密相间的布局,体现了竹清风劲洁的品质。

其中,海派花鸟画在晚清花鸟画坛最为醒目,不仅表现为画家众多,创作活跃,更为重要的是海派作品的创新发展和多样化的风格。赵之谦、吴昌硕以金石书法入画,创作了写意花卉画的新风格;虚谷的作品运用新的绘画语言,标新立异。展厅中吴昌硕的《神仙寿眉图轴》《桃石图轴》《冷艳图轴》等几幅作品尤为引人注目,作为开创重彩写意画一代新风的巨擘,吴昌硕于书法、绘画、篆刻均有卓越成就,其作品笔力老辣雄健,配以浓艳的色彩,展现出雅俗共赏的至臻境界。而虚谷的作品则让人眼前一亮,这位落笔冷隽、风格独树一帜的大家在海外的声誉一直以来更甚于其在国内的影响力,但随着国内外海派绘画作品价值的不断被重估和稳步攀升,其作品也日益受到重视。此次可以欣赏到其擅长运用枯笔逆锋做颤动线条,似续似断、敷色清淡,重文人画风骨而意蕴十足的作品,也实为难得的机会。

柳岸残月图轴(中国画) 吴石仙

而元代以来随着文人山水、花鸟画创作逐渐成为画坛主流,曾经作为早期中国画重要内容的人物画日渐式微。但在海派绘画中,人物画的创作则呈现出繁盛的景象。任熊、任薰、任颐、钱慧安等功力深厚的职业画家均长于历史故事、神话传说等具有情节或吉祥寓意的人物画创作。以任颐为代表的画家用或线描、或写意的纯熟技法,追求对人物形体的准确描绘和神情的细腻表达。又如王震则以金石书法的笔触融入绘画,形成阔笔大写意的人物画新风。展览中,任薰的《瑶池霓裳图轴》尺幅很大,设色富贵典雅,寓意祥和如意。胡锡珪的《梅花仕女图轴》笔法精细,画风近于改琦一体,一仕女于几株梅花之下,在静态中展现出鲜活灵动之气,端丽、优美的线条曲线与人物造型给人以深刻的海派文化感染力。任颐的《钟进士斩狐图轴》中用朱色刻画了家喻户晓的钟进士形象,笔意挥洒,富有视觉冲击效果和张力;作为海上画派的杰出代表人物,其《人物图屏》中人物与景象相得益彰,于疏淡中见深远,足显功力。